阅读文章

坂本龙一,黑白键盘下无“终曲”

[ 来源:http://www.dreamalittledreambaby.com | 作者:网友 | 时间:2020-02-04

但是镜头一转,无暇的剪辑转换后,是另一个坂本,无论是高中时期“怀着肢解大学的心愿”走进东京艺术大学的校门,还是大学时声讨《日美安保条约》而走出校园,在街头激情演讲,亦或是年老时期,行走在福岛核废墟上,用演讲鼓励人们勇敢反对反应堆的重启,作为“斗士”的坂本,所发出的声音是响亮的,但也透露着孤绝的悲情。

甚至2008年的格陵兰之旅行,在冰盖下“垂钓声音”,一切可以收集的声音,都被他“缝补”为音乐作品,就像世间最神奇的裁缝那样,纪录片中,对谈中稳健平和的坂本,一生都在尝试用音乐“缝补”充满裂隙的世界。

我猜测就是为了填补这个质疑,面对繁杂社会的艺术家坂本会以音乐为剖面和介质,来探索世界的芜杂,纪录片里的他会用随身携带的电子设备记录耳朵里听到的一切刺激耳膜,进而共鸣心灵的声音。他为电影配乐,无数大师的影像又反哺激励着他,塔尔科夫斯基在《飞向太空》中,主人公踩在草地上的声音,《遮蔽的天空》中,男女主人们相互依偎的沙漠丘陵间穿行的风,都对他的音乐触角产生刺激与影响。

“教授”脸上绽开纯真笑容,也许这奇迹契合了他内心的信仰。无论多大的灾难面前,音乐都不会失去它本身的力量。虽然因为口腔癌的缘故,他的笑容看上去总是透着一点点生涩。

在纪录片的开头,追随教授的眼光,看到了此刻平静,彼时波涛的大海,即使此刻祥和,但铅灰色的海洋还是在镜头里隐隐透出不详之感觉。

“上头的人总是忽视我们说的话,无论你怎样的大声疾呼。他们都会选择性失聪”,纪录片中,一头白发和银色胡茬,已经走过70年岁月的他像一个和善的老人,用平静的语调述说着自己穿戴全身防护设备,参观福岛核电站废墟后的感触,进而对自己和周遭世界身处的官僚体系发出质疑。他甚至在自己名为《Life》的歌剧中,将原子弹之父奥本海默的头像投射于银幕,用他一句句残酷而清晰的诘问,预示人类在“核时代”步步滑入危机的状态。

镜头一转,我们看到他在禁止恢复民用核电事业的集会上高呼,观众随着摄影机的踪迹,来到一处安静的,燃烧着乳青色蜡烛的追思场所,安静的人群静静坐在一起,像是等待一场心灵的宴会,等待一场在乐声中灵魂的净化。平静悠然的表情渗透在每一个人的脸上,一头飘逸白色长发的坂本弹奏了一首不朽的名曲《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

一曲《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奠定了纪录片基调----------浸身在历史和人文的海洋,各种元素的艰难的融合。

在《坂本龙一:终曲》这部透着质朴与简单的纪录片中,我们跟随主人公的脚步,来到不同的地域和迥异的领域,本片中的坂本龙一是作曲家、音乐类型的探索者、环保主义者,公共知识分子,更是一名世界公民。但是通过总览全片,给我深深感触的是,他的本质是一名思考者,用笔思考着流行音乐发展的走向,他是安静的观察者,穿着整套的防护服,在海啸地震后的废墟,用双眼观察着人类共同体的命运流变。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展开全文

坂本“教授”用他掌握的富有现代气息的科技工具,去追索自然的真实面貌和人类历史中,人类自身“芜杂”的样貌。努力追求和解/共生与和谐,正是他以音乐为道具,终生奋进的事业,也祝福这个世界继续优雅和复杂下去,用它本该有的多元面貌,启示坂本和其他人,创造更多的美好。

纪录片采取现实采访与片段回忆穿插的手法制作而成,珍贵的艺术胶片为观众展示了《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里这些伟大艺术家年轻时的风采,电影演绎了南太平洋爪哇岛上的日军战俘营里,拥有绅士作风的军官世井和被俘英军军官杰克,在面对国家对立、种族差别和文化对抗的间隙中产生禁忌感情的故事。表达了迥异种族与文化之间的激烈交锋和互动,极其契合坂本自身的音乐创作理念。而电影作为核心议题细微描绘的这种冲破肤色、种族、观念的同性之爱,其实正是一种根源于大自然的生物本能反应。

往后脱离团队单飞事业里,记录了他在《遮蔽的天空》配乐即将开始前,被导演贝托鲁奇施以“激将法”,在乐团演奏前30分钟修改序幕曲,还为了配乐《末代皇帝》,恶补中国民乐后,在2周时间内配乐44首曲子,此刻的他得以一心一意沉醉在五线谱的世界里,心无旁骛挥洒自己心中的音符,将自己的灵魂镌刻在五线谱上。

电影与文学、音乐互文、穿插,相互的感染和激发,正是坂本一生探索和奋斗的事业。而在他孜孜不倦探索的世界里,那种情感和精神上激烈的反差与无法兼容-----文化之间的裂隙,恰恰给了他创作的自由,也带给他精神的悒郁。电影时常以回顾时态,再现了坂本龙一在YMO时期以进取新锐的配乐模式革新电子乐的历史,YMO时期也是坂本艺术生涯中简短平静的时期。纪录片中,那时候的他用手指和电脑竞速的方法,预示了电子乐可以打破一切乐器的限制。

纪录片借由坂本在电影配乐创作为基点,进而介绍了他深度介入电影创作和文学阅读的经历,引出他反战/敬畏自然的人生观。带领观众详细地纵览他传奇的艺术经历。以音乐的手段为载体,用声音去表达生命的律动,奋斗的不惜、历史的无情。而他参与制作的电影,无论是记录无情历史碾压人的《末代皇帝》;男女困守在婚姻关系桎梏里无法逃脱的《遮蔽的天空》,还是冈萨雷斯描绘孤绝生命在极端化境中追求生存的《通天塔》/《荒野猎人》。强烈的历史故事和激荡的人性感情,在坂本的乐曲中与镜头中的历史境遇相互融合,谱写了动人的艺术篇章。

电影中,用录音机冰盖下又优美的流水生,纽约双子楼倒塌的瞬间,固定在坂本龙一相机镜头下无忧无虑翱翔天空的鸽子。

本文作者:支天瑞

核能释放的波涛巨兽暂时消隐,海潮恢复了往日的安静与祥和,作曲家坂本龙一一脸平和又略显倦容地侍弄一台在海中打捞上岸的钢琴,部分零件在海中浸泡过久有所损坏,但是整体依旧能发出比较沉闷的琴弦声,声音因此反而挣脱了人为的束缚,返璞归真重归自然的旋律。

安静而透露超然味道的政治集会结束,片头字幕悄然印上银幕,激烈的政治诉求与安宁祥和的集会氛围,不可调和之元素的“宁静”碰撞,音乐像一场神奇的时光魔术,将银幕前的观众带到坂本和大岛渚以及大卫宝儿一起织就的“异色”世界里,《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的片段闪回在观众的脑海里。

原标题:坂本龙一,黑白键盘下无“终曲”

相关文章

699购彩平台

回到顶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彩559购彩平台好吗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

搜索引擎导航: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